笔芯

分身乏术_(: r」∠)_

肮脏的第二次PY交易

哦哦哦哦哦是粮啊!!!!!
圣诞快乐爸爸!!等我有空就去给你摸小仙女的立牌!

坑坑:

回馈 @笔芯 的粮。你居然用小仙女威胁我


欧欧吸到爆炸 私设又多如山


好了,不管怎样现在我是你爸爸了笔芯。


圣诞快乐吧




初日相遇


 


这是个从欧洲过来的阴阳师,寮里的稀有式神基本上齐全了,除了荒川之主。虽然阴阳师口头上不说,心里头还是有些在意的。不过时间久了,反正式神组队也基本上饱满了,阴阳师的执念也没有很深厚,只是替大天狗有点遗憾,毕竟要解锁大天狗第二重记忆需要和荒川之主切磋二十次并取得胜利。


然而大天狗自己却没有这种执念,他依旧每天嚷嚷着大义和秩序。新的一天照常升起,正当大天狗站在众式神面前科普自己的伟大理念的时候,阴阳师扔了一堆小达摩给大天狗。“狗子,今天轮到你带狗粮了,出去吧,别中二了。”


“吾并非中二,阴阳师汝不可……”还没等大天狗说完,阴阳师便打断他的话,将他推至门外。


“吾也不是狗妖,汝为何一直喊吾狗子,犬神应该就在这附近才对。”临出门前,大天狗搂着几个达摩,在半空中停滞下来,俯视站在地上的阴阳师。


“这是爱称,别人都没有的,行了快去吧。”阴阳师无奈的扶额,他的大天狗什么都好,带达摩一把好手,攻击很犀利,做事很负责,可就是有点缺心眼。回头要不要叫茨木分几个心眼给他。阴阳师转眼瞥了一下茨木身上穿的最新款闪闪发亮的六星心眼套装。


茨木抖了两下,抱着自己刚出炉不久的御魂。“看什么看,大天狗要针女,别打我心眼注意。”


 


“今天是什么节日,为何如此热闹。”大天狗左一串右一捆的把达摩们带到八岐大蛇面前,“它们每个脑袋都绑着红色的结和铃铛又是怎么回事?”他环顾四周,四个达摩只会傻兮兮地摇动圆滚滚的身子,发出不知名的怪叫。


“算了,问汝也无益。”大天狗挥动漆黑的羽翼,使出一招羽刃暴风,对面的妖怪随即倒下,乒铃乓啷的金属器在地上发出巨响。他蹲下身子在巨蛇的尸体上挑挑拣拣。“啧,防御型的针女,攻击型的地藏。”收好一大袋子,达摩们也升到阴阳师要求的等级,大天狗便返回回阴阳寮。


 


出奇的是,今日的阴阳寮与平常十分不同,一些女性式神在装扮着寮寨,给它挂上又红又绿的奇怪饰品,还有些幼小的式神在庭院内堆起雪人,并且给雪人带上奇特的三角帽。


“这是为何?”大天狗拉住踏着欢快脚步的萤草。


“呀,大天狗大人,阴阳师说这是西人的节日,名为圣诞节,可热闹了。”萤草笑眯眯地回答,手上巨型的蒲公英随风微微飘摇。


“哦,原来如此。”大天狗对这些外来节日并不敢兴趣,给阴阳师交代清楚便打算回房静憩。


“等一下。”阴阳师扯过大天狗狩衣的一角,示意他留下来。


“嗯?”大天狗露出困惑的表情,按他的记忆来说,今天的任务已经完美无缺地完成了才对,那为何阴阳师还要叫停他。


“你来看看这个。”阴阳师让一旁的雪女从内屋里领出一个人。“这是我今天抽……啊不是,用爱召唤出来的,你终于能恢复第二重记忆了。”


来人拥有着水蓝色的皮肤,身披紫色大毛领的和服,仔细看双袖和衣摆上还绣上精致的花纹。正是荒川之主。


 


“杂碎。”


“哼。”


这是两人见面的第一句话。


 


阴阳师让两人到切磋场好好交流一下,他悄悄在大天狗耳边小声说了一句。“狗子,你可是六星式神,别欺负的太狠了啊。”大天狗随声应道,他以为只要打二十次刃羽暴风,就能回房休息。


两人分别站在场地的两边,正当大天狗要腾升至半空挥动羽翼,荒川出声打断了他。“喔?没想到你从黑晴明那边逃到这里来了吗?”


与大天狗不同,荒川之主解锁记忆只需要技能升级和觉醒。阴阳师不单是个欧洲来的阴阳师,而且还不缺钱,荒川之主刚来到,便给他觉醒和升级技能了。他的记忆也随之恢复。


“黑晴明?”大天狗有些迷茫地看向对方,他隐隐约约感觉到与前面的男人有过一段纠葛,但是具体是什么,因为记忆一直不完整,至今也没有想起。


“连这个也忘记了吗?”荒川之主蹙眉,盯着大天狗清隽的脸庞,他回想起黑夜山上的大天狗,尽管脸上和身上都带有伤痕,身后的翅膀也因为打斗而变得破损不堪。可他脸上坚定的神情却是深深地吸引住了荒川之主的目光。


“汝到底在说什么。”大天狗恼怒,他十分不喜欢这种感觉,就像是有人刻意隐瞒着他不知道的事情,并且以此为趣。


大天狗凶狠的目光和黑夜山那日如出一辙,荒川不得不承认他近千年寂寞无聊的心有因为眼前这只大妖而有所波动,阴阳师将他带至大天狗面前的那一刻,他甚至还有些愉悦。本以为大天狗会直接在众人面前动手,毕竟他在大战前的最后一刻选择了明哲保身,退出战场的中心,可看样子大天狗似是忘记了很多事。


 


正好,不记得正好。荒川之主不打算告诉他前因后果,他离开切磋场地的那一刻,就连一下严谨不苟言笑的大天狗都傻眼了。“不是要解锁记忆的吗?这妖怪是怎么回事,抛下一堆莫名其妙的话后居然转身就走。”他煽动翅膀飞到那人身边,无奈荒川之主已经退出了场地,大天狗无法再对他使用任何招式。


“喂,汝!”他想叫住荒川之主,然后问个一清二楚。荒川之主倒是停下脚步,却并没有回头,留给他一个后脑勺。


“世间之事不要太过于执着,有时候遗忘会比记得更好。”而且更有趣。这句话他当然没有说出口。


荒川之主言下之意是不要让大天狗太过于执着过去,现在也挺好。


 


不知不觉,大天狗走到了庭院,院内气氛一片祥和,到处散发着欢乐的节日气息,而大天狗却丝毫感受不到,他很是在意荒川之主那番话,心中的大义和他口中的黑晴明,到底是怎样一回事,他去问阴阳师,而阴阳师只是笑而不答。


待到夜晚,大天狗最终无法,只能去到荒川之主的房子,敲了两下,屋内的主人便让他进门。


“噢?找我有事?”荒川之主盘腿而坐,正在喂养鱼缸中从故里带来的鱼儿。


“下午那番话,汝到底有何用意。”大天狗没有客人的自觉,就这样站着与荒川之主对话。


荒川之主凝视着水蓝色的眼眸,半晌,“今夜的月色真是不错。”便毫不客气地将大天狗请出门。


“???这荒川之主打的什么谜语。”门前的大天狗不知所措,手中的团扇掉落下地,才回过神。


这情况,看来明天还得来一趟。他心中默想,踩着木屐离开了屋子。


 


“实在是太有趣了。”听到大天狗离去的脚步,荒川忍不住笑出了声,他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痛快的笑过,连手上的鱼饲料都有些抖落在地上。



评论(4)

热度(169)

  1. 元気桃笔芯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