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芯

分身乏术_(: r」∠)_

神他妈肮脏的PY交易。

首先谢谢投喂!!

然后我想说
滚犊子!这篇荒天明明是我卖艺(?换来的好嘛!!

为了求个投喂我容易吗我???

我还在期末最忙的时候帮你画条漫诶!!

你再这样真的会失去我们之间的友情哦 坑坑!

坑坑:

你们感受过 @笔芯 的催稿吗?


你们感受过吗?(来自地狱的催稿)


一个下午+半个晚上她都在你耳边说“我要荒天”


晚上还要给我发一千条信息说我要荒天


为了我的想吃的粮,不得不出卖了肉体和她进行等价交换




苍空之下


 


时光犹如白驹过隙,从远处眺望爱宕山,山头依旧郁郁葱葱,漫山遍野被绿色包围,草木疯长,一如既往。


从中小道传出窸窸窣窣的声响,像是有人把挡道将近人高的不知名野草拨弄开,土地上似乎还能看得见斑点血迹,一路延伸至某个山洞。草蛇吐着蛇信子凑近血迹,试着舔了一下,立马窜逃而去。


大妖的气血,不是还未修炼成精怪的动物承能受得了,也难怪草蛇飞快溜走。


 


血迹的尽头,简陋的山洞,隐藏着的是这座山头的知名大妖——大天狗。大天狗是黑晴明一名忠实的下属,与酒吞和茨木这种能对酒当歌的友谊不同,大天狗和黑晴明之间无情谊可言,他只是单纯地为黑晴明的大义所折服,认为这就是他所要追寻的理想。他更多的是臣服于黑晴明的麾下,听从他的指令,最终寻得大义,创造出新秩序。


大天狗从来未想过,自己会落得如此下场。黑晴明挟持八百比丘尼不知所踪,自己被晴明一行人所伤,本来以为是同伴的荒川之主最后时刻竟然袖手旁观。最后一刻,他拼尽全力使出羽刃暴风,拖着疲重的身躯回到爱宕山。


 


“呼……”身体重重的靠在坚硬的岩石上,也顾不得到底硌不硌翅膀,比起后背的擦伤,更严重的是腹部那一大道口子。方才地上的血迹也是由此滴落到地上。按道理来说,修炼多年并且早已成为一方大妖的大天狗略施法术就能止住痛感,虽然是个治标不治本的方法,但也不至于现在那么狼狈。不过他最后一丝力气在逃脱的时候完全耗尽,说到底如今还是强撑着身体让自己体面些,没有沦落到晕厥在半路上的下场,这大概是大妖们所谓的尊严吧。


 


“黑晴明大人……”大天狗胡乱地碎念,白色的狩衣被星星点点的血迹染成东一块西一片,丝毫看不出旧日整洁的模样。“大,大义尚未完成,吾还有、还可以凭此身躯、再做一战。”或许是痛觉神经迷糊了他别的五感,远方脚步声逐渐清晰,他浑然不觉。


“哼,无聊,到了这时你还想着那个人类?”有个身影猝不及防地靠近大天狗,摇着手中的扇子,居高临下地俯视瘫坐在地上的妖怪。


山洞内昏暗,加上眼前人又挡住大部分光线,大天狗不得不眯着双眸仔细打量对方。“汝来此,莫非是要嘲笑吾的落魄?亦或是汝与那伙人一道,来置吾于死地?”


“闭嘴,口齿都不清了,还妄想争辩。”那人不分由说地扯开大天狗狩衣上血色最深的一块,将妖力缓缓度过去,伴随着还有一些治疗的草药,覆在那可怖的伤口上。同为大妖,妖力当然能稍微作调解,加之草药的清凉,很快,大天狗便不觉得腹部疼痛了。


 


面前是荒川之主,其真实姓名早就遗忘在那沧海桑田的变更之中,唯一遗留下来的是成为荒川这片土地的统治者。传闻他妖力高强,性情暴戾,更有甚者谣言他嚣张跋扈,十足十一个暴君。对于坊间传说,荒川之主并不是没有耳闻,只是不去辩解。反正不是什么坏事,还能不费心驱赶某些心怀不轨的人与妖。


然而谣言这回事,从来就是真假参半,不过虚实的程度到底各占多少,荒川之主妖力纯粹是真,讨厌废物和杂碎也是实,但夸张至到狂妄猖獗,倒是有待考究了。


 


就连荒川之主自己也不知道为何要跑到爱宕山来,明明荒川之地还有一堆破事等着处理。大抵是有些在意那个邀请他加入黑晴明的家伙吧。从刚认识就觉得这家伙单纯的可以,又死心眼。无论是黑晴明还是安倍晴明,荒川之主都对人类没有信任感,换句话说,他压根不相信人类能够做出一番大事。当初答应大天狗的邀约,无非是抱着有趣的心态,加上大天狗满嘴大义,他十分好奇能让一个与他级别相等的大妖听从命令的人类到底生得怎样,见识过后,不过如此,还不如大天狗来得有趣,他倒是想看看要是黑晴明战败,大天狗落得个怎样的下场。


 


而今他见识到了,大天狗居然还念念不忘黑晴明,荒川之主想放声大笑,却又觉得这样的自己也很可笑,干脆板着脸帮大天狗疗伤。当然,大天狗自是不知道荒川之主的内心想法,他迷惑于荒川之主为何来助他,又为何之前置身事外。他想问出声,可药效安神的作用就在此刻毫无顾忌地激发,昏昏沉沉地半梦半醒。


本来打算看一眼就抽身走的荒川不知为何没有离去,他熟练地用几根枯木搭起架子,生火、烤鱼的动作一气呵成,很难想象荒川的霸主竟然会做这种细碎的粗活,荒川之主告诉自己只是在意接下来的发展,以打发无趣时光。毕竟身处权力之顶的他,很久没有体验过有趣的事情了。


 


大天狗是被香气唤醒,身为大妖而言,其实并不需要过多的补充食物,可能是体力消耗的原因,他肚子发出了很轻的响声。


荒川之主不愧是大妖,听觉灵敏,他挑了下眉,将烤好的鱼肉给大天狗递过去。“吃吧。”


大天狗半信半疑地接过,小心翼翼地咬下一块鲜嫩的鱼肉,一半是觉得荒川之主用不着在事务上下毒毒害他,要是他相让自己死,下手的机会多不胜数。一半是疑惑他到底打着什么算盘,在此逗留。应该是得到了果腹感,大天狗的气色比一开始的死气沉沉显得精神多了。他放下手中的竹签,正对荒川之主盘腿而坐。


“汝为何相助于我?而当时汝又为何叛逃而去?”


“无聊的问题。”荒川之主不屑一顾,“我本就没有归顺,谈何背离。我仅是拭目以待,看谁能留到最后。呵,我没预想错,黑晴明只是个庸俗之辈。而你——”荒川之主目光一转,落在大天狗身上。“没什么,我做事从来随心所欲,全凭我喜好。”


大天狗沉浸在荒川之主对黑晴明的批判当中,错漏了提到他之时,荒川之主眼底下闪过的一片逃避的神色。


 


“为了匡扶大义,吾要去寻觅黑晴明大人。”大天狗直起身,正准备煽动翅膀。荒川之主的举动让他停下来。


“黑晴明弃你不顾,你还对他忠心耿耿,可笑。”


“黑晴明大人只是没有办法,才出此下策,他答应于吾,共同追求大义。”


“我劝你还是在爱宕山暂歇一段,既然你如此信任黑晴明,过些时日打听也不迟,照你这个样子出去,普通的小妖都能将你打倒。”


 


大天狗绝对不是因为荒川之主说的有道理而留在爱宕山。他是驻在爱宕山了,那么为何荒川之主还不离开?每天与他同吃同睡,还时不时进行一轮切磋。莫非荒川真的如此空闲甚至达到了无所事事的地步。


 


最近,荒川之主找到了新的乐趣,消磨了他近千年几乎无聊至极的时光。这可比得到无上的权力,要来得更加快乐。





评论(3)

热度(154)